那些花儿

九月是花的季节。经过冬天寒风与阴雨的洗礼,花园中的植物终于开始换发生机。草地里、花盆中、树枝上,处处点缀着缤纷的颜色。 刚搬来的时候恰好是严冬,寒风萧瑟。除了几株挺拔的桉树,其他植物都耷拉着枝头,裹着孤零零几片单薄的叶子,在风中瑟瑟发抖。邻居热情地过来跟我们打招呼,送给我们两盆瘦弱的香芹。结果不到两周,它们便收紧自己,进入半死不活的状态。房子门口有一棵不起眼的树。说不起眼,并不是因为它很小,而是它几乎没有任何叶子,光秃秃的立在那里,纷繁杂乱的树枝伸得到处都是。我和老婆甚至商量着把它砍了,给旁边的小茶树留点位置。

家——墨尔本

去年的今天,我和妻子登上了飞往墨尔本的班机。 这是一趟特殊的旅行。我们带着几十公斤的行李,跨越半个地球,来到这个我们从未到过的城市,只为建立一个理想的家庭。心中既有很多期待,也有些许忐忑不安。正如一年前《远方,远方》中写到的,我们清楚地了解我们去的地方就是理想中的城市,但初次来到一个和以前非常不同的环境,仍然有许多未知数和挑战。现在回想起来,这一年我和妻子经历了很多,也逐步融入了澳洲的社会。租房子、找工作、买车,一次次我们都有惊无险,顺利完成。而在最近几个月我们又在墨尔本迈出了关键一步,买下了一座house,在一周年之际正式在这个城市里扎根。这件之前在香港连想都不敢想的事情,竟然在澳洲顺利完成了。

2015圣诞及元旦小记(三)

接着上一篇继续讲。 2016年1月1日 这是2016年的第一天,天气多云。本来我们打算去大洋路玩的,结果因为大洋路那边有一带正在发山火,烧毁了几百间房屋,附近道路关闭,无法前往。于是我们前往位于东北区的Healesville Sanctuary动物园逛逛。和Melbourne Zoo以及Werribee Open Range Zoo不同,Healesville Sanctuary动物园的主要特点是有许多澳洲的本土动物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