那些花儿

九月是花的季节。经过冬天寒风与阴雨的洗礼,花园中的植物终于开始换发生机。草地里、花盆中、树枝上,处处点缀着缤纷的颜色。

刚搬来的时候恰好是严冬,寒风萧瑟。除了几株挺拔的桉树,其他植物都耷拉着枝头,裹着孤零零几片单薄的叶子,在风中瑟瑟发抖。邻居热情地过来跟我们打招呼,送给我们两盆瘦弱的香芹。结果不到两周,它们便收紧自己,进入半死不活的状态。房子门口有一棵不起眼的树。说不起眼,并不是因为它很小,而是它几乎没有任何叶子,光秃秃的立在那里,纷繁杂乱的树枝伸得到处都是。我和老婆甚至商量着把它砍了,给旁边的小茶树留点位置。

唯一不受这寒冷与肃穆影响的是杂草。这里的杂草习性古怪,夏天的时候枯萎,秋冬的时候却开始奋力生长。这是因为这里夏天实在太热,烈火骄阳硬是把那些草给晒干了。在其他植物奄奄一息的时候,杂草肆意地吸收着冬季充足的雨水,转眼间已没过脚踝。蒲公英、酢浆草、油莎草、连钱草、马齿苋、田蓟,还有许多叫不出名的野草挤满了花园。为了铺新的草坪,我们决定除掉它们,可我们低估了这些野草的生命力。半瓶草甘膦倒下去,也只是微微染黄了草尖,看来除草大业,来日方长。

最后几阵冬雨过后,春日的阳光终于暖暖地洒向大地,召唤着这里的生灵。没想到,最先苏醒的竟然是我们快放弃的枯树。一次打扫院子的偶然机会,我们发现那些枯枝上悄悄探出了些绿芽,谨慎地欣赏着春天的气息。枯树旁边的茶树也不甘示弱,慢慢地在枝尖发出了新芽。转眼一望,一朵精致优雅的茶花即将盛开。

old-tree-new-leaf
new-leaf
tea-flower

随着天气逐渐回暖,花也越开越多。花园口右手边是灿烂的小黄花,左手边则是紫红色的野花。

drive-way
drive-way-red-flower

走近门口,便能立刻闻到一股浓郁的香味,那是门口的瑞香花 (Winter Daphne)友好的欢迎。瑞香花源自中国,是为数不多冬天开花的植物。前一阵子我们发现它的树干被大风吹歪了,还给它加了根立柱。

fragrant-flower-grown
fragrant-flower-child
fragrant-flower-close

花园里也有不少花。虽然野草令人比较头疼,野花却还是十分漂亮。有时一阵雨后,许多白色的蘑菇会破土而出。它们看似无毒,实际上是澳洲非常常见的黄斑蘑菇,有毒。

yellow-flower
wild-flower
yellow-stainer

花园里的几棵大桉树还是像往常那样悠闲地退着树皮,不知这些老人家何年何月才能换完衣服。

tree

后院的花种类就更多了。因为我还是园艺新手,许多花只能先欣赏,再慢慢了解了。可以看出,房子的前主人对花园十分用心,用各式各样的花装点着花园。

red-flower
white-flower
purple-flower-grown
purple-flower-child
flower-grown
flower-child
flower-unknowntree

抬头,便是蓝天。

house-front
tree-sky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