那些鸟儿

百啭千声随意移,山花红紫树高低。
始知锁向金笼听,不及林间自在啼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《画眉鸟》欧阳修

我家院子里常常有许多鸟儿,叽叽喳喳叫个不停。

记得小时候,每天早上都会听到“咕咕咕”的鸟叫声,不知道从哪里传来。上学时唯一有印象的是无处不在的麻雀。外公家似乎曾经养过一种小鹦鹉,但没过多久便一命呜呼了。后来我大学去了香港,奔波于水泥森林。除了维港上空寥寥盘旋的鹰、小公园里的鸽子和麻雀、以及郊野爬山时偶尔撞见的不知名小鸟,我没有遇到过其他鸟类。鸟这种动物对我而言,就像是空中划过的流星,亦或有钱人家圈养的宠物,与我毫无干系。

直到我来到澳洲。

还记得最初的那段时间,我和妻子住在博士山 (Box Hill)。每当太阳落山的时候,整个区域的鸟儿就开始发疯地叫,然后成群结队地飞过天空,速度之快令人惊叹。原来白天的时候,它们都在居民院子里的树上玩耍。

后来去市中心上班,每天中午吃饭的时候,亚拉河边就聚集了无数的海鸥。它们一点都不怕人,一看到剩饭剩菜就争先恐后地抢食,有时还把路人吓得一缩脖子。阿尔伯特公园里永远都有许许多多的黑天鹅,无忧无虑地带着宝宝游来游去。

搬到新家后,有了大院子和各种大树,我也便与这里形形色色的鸟儿交上了朋友。以下照片均为我和妻子拍摄。

黑头矿鸟——活泼好奇护领地

这里最常见的鸟儿是黑头矿鸟 (Noisy Miner)。它们是澳洲本地的品种,体型小巧,有灰中泛黄的羽毛,黄色的眼眶和喙,常常四五只一起行动,生性活泼喧闹。到新家的第一天,我刚一停车进门,就看见一只灰色的鸟扑到了我的车窗上,对着镜子一通啄。一开始我还担心是不是我的车打扰了它附近的某个鸟巢,后来从网上得知它就是黑头矿鸟,对一切东西感兴趣,尤其是会反光的。黑头矿鸟极重视领地,平常没事的时候,它们就会三三两两站在家门口的电线上放哨,赶走任何偶然闯过来的其他同类。


每当察觉危险,它们就会发出“啾啾啾”的叫声,驱赶入侵者。


不过有时候,它们会偶尔从窗户的倒影中看到自己,傻傻地以为发现了入侵者,于是便扑到窗户玻璃上一通乱啄。为了让它们玩得尽兴,我和妻子干脆买了一面镜子挂到院子里的树上。从此那棵树就成了黑头矿鸟的宝地,几乎每时每刻都有矿鸟在那里玩耍。

澳洲喜鹊——千回百转把歌吟

虽然黑头矿鸟经常赶走入侵者,但对于那些个头大一点的鸟可就无能为力了。比如每天到院子里巡逻的澳洲喜鹊 (Australia Magpie),见到黑头矿鸟根本不屑一顾。我在《黑白之外——澳洲喜鹊的奇秘生活》一文中曾简要介绍过这种奇特的本地鸟类。澳洲喜鹊个头较大,有黑白色的羽毛,红色的眼睛和强壮的喙,喜欢吃小虫子。澳洲喜鹊也非常有领地意识,它们几乎每天都会飞到我们院子里,从院子的一角摇摇摆摆地踱步到另一端,然后旁若无人地穿过遮阳棚,继续巡视后院。如果你在它巡逻时过去,它也不飞走,就绕道继续前行。巡察的过程既是宣告领地的过程,也是觅食的过程,因为它们看见地上的小虫子就直接叼起来吃了。



澳洲喜鹊的寿命长达25年,终身一夫一妻制。所以经常我会在院子里看到两只喜鹊,互相追逐,卿卿我我。


澳洲喜鹊最吸引人的地方是它们的歌声。它们的叫声婉转多变,千回百转,有时是喝完水开心地歌唱,有时是夫妻二人的你呼我应,有时则是与远朋近邻的欢快畅谈。这些声音汇聚到一起,成为了这座花园城市的动人音符。

虹彩吸蜜鹦鹉——叽叽喳喳玩不停

院子里最闹腾的恐怕要属虹彩吸蜜鹦鹉(Rainbow lorikeet)了,这种澳洲本地鸟平时喜欢成对活动,但遇召唤则会聚成一群活动。它们的叫声很响亮,一大群的叫声很远都能听到。有时候忽然听到很大的叫声由远及近,就能立刻看到一大群虹彩吸蜜鹦鹉飞过天空。之前在博士山听到的日落鸟叫,可能大部分也是由它们发出的。

这些可爱的鸟儿有蓝色的脑袋、浅绿的脖子、翠绿的翅膀、橙黄的胸脯和深蓝的肚子。它们艳丽的羽毛在阳光下非常漂亮。



虹彩吸蜜鹦鹉是攀禽,喜欢在树枝和电线上随意游走。它们或是倒挂金钩,或是引体向上,总之怎样开心怎样玩,有时候连黑头矿鸟的宝贝镜子都不放过。黑头矿鸟打不过它们,只得眼睁睁地看着虹彩吸蜜鹦鹉霸占它的玩物。




一开始,虹彩吸蜜鹦鹉待在邻居家茂密的树丛里,很少来我们这里。为了让它们多过来玩会儿,也为了给它们一点零食,我和妻子去超市买了专门野鸟实物。把食物放好后,第二天一大早拉开窗帘,嚯!

裸眼小凤头鹦鹉——亭亭白玉双飞翼

院子里最大的鸟儿非裸眼小凤头鹦鹉(Little Corella)莫属。很多人都听过澳洲著名的凤头鹦鹉,但鲜有人知道裸眼小凤头鹦鹉。它们和凤头鹦鹉一样有洁白光亮的羽毛和能树立起来的冠,不同的是它们的眼睛周围没有羽毛,是蓝色的皮肤,故名裸眼鹦鹉。它们有长达50年的寿命,终身一夫一妻,白头偕老。所以每次它们来的时候都是两只一起,连吃东西都是一起抬头,一起低头。




裸眼小凤头鹦鹉常常成群结队飞行,鸟群数量长达一千多只。因为体型巨大,其他鸟都得让它们三分。我曾经在附近的地区看过几十只裸眼小凤头鹦鹉栖息在一颗树上。想象一下一千多只鹦鹉翱翔在湛蓝的澳洲天空下,那是多么壮观的场面啊。


凤头鸠——呆萌短腿独自行

最后来说说这位安静的美男子——凤头鸠(Crested Pigeon)。某天它飞来的时候,我以为是普通的鸽子,没去管它,黑头矿鸟在3秒钟之内飞过来赶走了它。后来放了食物后,它也经常过来了,总是独自一只。我这时才发现,它的头上有一撮毛,全部竖起来的时候像尖尖的毛笔头。网上一查,原来是凤头鸠,也是澳大利亚本土鸟类。一般凤头鸠都是成群或是成对活动,但我们院子这只每次都只身前来。它静静地在地上踱步,棕灰色的羽毛和土地连成一片,很难发现。多次尝试后,总算抓拍到了它。

凤头鸠胆子很小,如果有其他鸟,它可不敢争夺食物,只能呆呆地站在原地,等其他鸟吃完再去。

以上这五种鸟,现在每天基本都会来我们院子里玩耍觅食,渐渐地也不排斥对方了。就在我写这篇文章的今天,我首次看见除凤头鸠之外的其余四种鸟一起出现。它们几个静静地站在围栏和电线上,迎着墨尔本金黄的夕阳,凝望着彼此。在人类活动不断增多的今天,这些鸟儿正努力适应着不断变迁的自然环境,尝试与人类友好共处。我很心疼那些关在笼子里面的鸟儿。它们往往得不到全面均衡的营养、真心喜爱的伴侣和广阔无垠的天空,寿命只有野生同类的四分之一或更少。从这个角度上说,我院子里的那些鸟儿是幸运的,因为这也是属于它们的世界。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