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加坡之行(2):未上班,先加班

周五,我们分配工作。我们所有人都到Tanjong Pagar Family Service Center,由Mr. Wong和其他supervisor交代具体工作。我们这一组又分成两个小组,一个小组三人,负责和本地的居民做Interview,帮助一个研究项目,而我所在的另一个组是负责网站维护及其他项目的帮助。每天早上9点半去单位,下午6点半返工,中午一小时去吃个饭。据以往同学介绍,可能会有加班,周末也可能会要上班,不由心里一惊。后来在分组介绍的时候,Mr. Wong说今年比较人道,不给我们分配一个以往都分配的项目,所以不太可能加班。
于是我天真地相信了。介绍结束后,我得知我的Betty每天9点钟要到单位去,有时候甚至要加班到9.30,而工作单位距离住处又那么远,心生同情。

然而我今天才知道,其实我的境地也好不到哪里去。还没正式开始上班,已经经历了第一个加班。周六晚上,收到通知,第二天早上7点半需要赶过去,帮忙接待广州来的贵宾。今天早上天还是完全黑的,就爬起来,匆匆吃了碗杯面就跑去了,到了那里,就是做一些很杂很碎的活儿,比如把资料放在袋子里,把袋子放在椅子上,把嘉宾引导进入电梯,把电梯按上去,告诉嘉宾厕所在哪儿,等等。一上午就一直站着,走来走去,没坐下来,也没喝一口水。特别是在外面守电梯那一段,好热好热的,电梯下来了,领导没有来,就按着电梯的按钮,不让它关门,它就叫。。。就只好关门让它上去,有时候附近一些居民过来坐电梯,我在旁边帮着按,他们就用奇怪的眼神望着我,许多人还说谢谢,thank you,%^&*$等等。
最后大家实在累得不行了,趁开始做讲座的空儿,就开了一间活动室(那里活动室很多),在里面休息,有人一进去就呼呼大睡了,我则看着电子书,等待冗长参观的结束(其实不算冗长,只是在小黑屋里面,只有外面一线光亮,感觉时间过得很慢,最后看看只有1个小时左右)。访问结束后,我又帮忙搬东西,收拾杂物,等等。哦,原来Intern=Student Helper,是真的helper哦~
还未正式开始工作,新加坡就已经给我一记闷锤,不论你在学校是Dean’s List、是保三或是爆四,来到这里,都得从头开始,卸掉自己各种各样的身份、荣誉和自我优越感,扎扎实实做好每一件事。比如,在电梯口接待贵宾,怎么说服其他等电梯的居民,让他们搭乘下一趟?在路口引导要上厕所的贵宾,如何让自己和对方避免尴尬?课堂上学不到的东西,工作中能获得,工作中不理解的东西,生活能予以启发,生活中不明白的事理,就只有自己悟了。关键是调整自己。明天的工作,我能顺利做好吗?
2010年6月6日

2 thoughts on “新加坡之行(2):未上班,先加班”

  1. 最近我成為了零售業初哥,也有如此體會…….學校的甚麼都是虛榮,在社會做事也有很多需要學習的東西……有些朋友雖然沒唸過大學,但是在社會打滾了一段時間,處理人際關係的手腕非常圓滑,或者能清楚流利地說出應說的話……所以學位真的不重要…….但是……有了學位,可以做他們不能做的……我們沒可能像他們一樣對產品熟悉……沒可能像他們一樣可以飛快地輸入所有客戶資料……我們有的是學位,還有學位背後帶給我們的知識、思考力、批判力……他們可能每天都是處理同樣的事情……反反覆覆,把東西硬哽進腦袋……但是即使我們現在都是在做同樣的事情,我們知道我們將會離開……體會是必須的因為不親身體會,不能了解幹那些工作……不了解就會出現誤解,就會出現香港某些商人只靠死板的數字,說出最低工資應該是每小時 $20 ……要是想他日成為出色的專業人士,管理手下,必須了解他們……參與過那些工作將是最有效的方法……天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